龙子慧: 一个漂亮大方的可爱女孩,喜欢唱歌跳舞,从小就对“留学”有着无限的憧憬与向往,在新加坡的澳大利亚国际学校就读四年,与“Aunty Jessica”的结缘和自身的努力探索,让她逐步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做一名国际学校的老师,因为认清方向,从而付出努力,如今已在莫纳什大学攻读教育系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专业。

尊敬的各位家长及同学们,大家好!我是Kelly龙子慧,很开心能借助“ILC新加坡国际知识学堂”的平台与大家分享我在新加坡的留学经历。在此次分享中,我将会从教育、日常生活等方面给在读或即将来到新加坡留学的同学们一些实用的建议。

留学,在当下成为了一种时髦,一种追求。随着越来越多人选择出国读书,留学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众化了。我从小就对“留学”有着无限的憧憬与向往,所以英文对我来说是最喜欢且最轻松的科目。和很多留学生不一样,我选择出国是因为原本这就是我从小的目标,而我一直在为出国留学做着一些准备。

在新加坡的这四年,不得不说,也许是我最辛苦的四年,但同时也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四年。

2012年,我在国内读完了初中后来到了新加坡。面对新环境、新事物,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而又那么陌生。我选择入读的学校是澳大利亚国际学校(Australian International School Singapore),在通过英语、口语和数学的考试后,我顺利地成为了AIS九年级的学生。从小就很向往在国外学习的我,新的环境、新的生活带给我的是激动与兴奋。走进AIS的第一天,有着很多的不习惯:学校的老师和同学90%都是白人;平日上课和与同学们的交流都是英文;每节课大家都会去往不同的教室,和不同的同学一起听课,等等……这些突如其来的大转变让我第一次有了想家的念头,即使我从小习惯了在学校寄宿的日子。因此我花了半年的时间来适应这所有的一切。

AIS当时是以MYP (Middle Years Programme) 为初中教学课程,是IB国际文凭所相对应的中学文凭项目。学生将从8门科目中选出最少5门作为自己的学习范围,因此让学生从语言、人文、综合科学、数学、信息技术、艺术及体育方面进行全方面的学习及发展,从而培养出更出色的学生。MYP课程和国内的初中课程有着很大的不同,总成绩是由书面作业、口语作业和实践作业三部分组成。每门学科和个人项目的分数等级都是从1分(最低)到7分(最高),根据预先定义的评估等级界限划分和学生实际完成情况进行评分,作为中学项目的最佳评估方式。这种评定方式能检测出学生是否在多方面取得良好的成绩,同时也为之后的IB课程做好了铺垫。

当时我选择的科目有:高级华文、英文、数学、综合科学、摄影以及音乐。两门语言课,数学课和综合科学课是必选,其他课程则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进行选修,因此这才能让学生全方面发展。在MYP最后一年,学校会让每个学生完成一项个人设计(Personal Project),以展现学生在整个MYP的中学项目中的学习成果以及独立自主能力。

AIS和国内学校在教育模式上有着最大的不同是,学生需要学会自主学习。AIS的老师没有固定的教学方式,有些老师喜欢从头讲到尾,有些老师喜欢以不同的活动形式来让学生自己学到知识,同时也有老师喜欢只简单说明一下这节课的重点,之后的时间,让学生自己看书看ppt做笔记。因此这样的讲课方式也难免会让我感到有些吃力,也正因为如此,AIS的学生平常都是以自学为主,而这同时也和未来的大学生活接轨,让学生提前学会自律。

在AIS的第一年,因为语言是我当时面对的最大难题,因此这也让我对学习产生了一定的抵触。当时我一直住在学校附近的寄宿家庭里,虽然叔叔阿姨每晚也有请当地的大学生来帮忙补习,但可能是因为家里的学生太多了,大家都需要老师帮忙辅导,所以也不能保证我的问题全能被解答。久而久之,我在学业上的问题也慢慢变大,让我对学习失去了兴趣。

后来,因为自己的原因,我搬了出来,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这也成了我和Aunty Jessica的缘分的开始。当时,我正在读11年级,IB文凭的第一年,Aunty Jessica成为了我的新监护人。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和Aunty Jessica通电话时,我哭了…也许是因为心里长时间所受到的压力与压抑,在与Aunty Jessica通话的过程中,我哭了很久。后来与Aunty Jessica见面以后,Aunty Jessica通过与我的对话中发现,我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个很好的规划,甚至对于自己以后想要的生活而感到迷茫。所以Aunty Jessica在之后便经常与我联系,从学习到生活到心理上,给予了我很多的鼓励。

而我,也从最开始比较难以接受Aunty Jessica的教育方法,到后来对她的方法却有着一种敬佩的感觉。Aunty Jessica说话很直,会直接指出我的不足以及我问题的所在,然而这让从小被父母宠着的我难以接受。可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也越来越成熟。我慢慢开始懂得父母以及Aunty Jessica在我身上所花费的精力和苦心,因此我也慢慢感受到了学习对自己以后发展的重要性。Aunty Jessica根据我的学习情况,为我安排了合适的补习老师,让我在最后的一年里学习成绩进步了不少。同时,在学习之余,因为经常与Aunty Jessica进行交谈,让我开始慢慢地想清楚人生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每个人都要提前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走一步看一步这种想法,只会让人停滞不前,没有进步。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Aunty Jessica的女儿Katelyn。在与Katelyn的交流中,我发现她虽然和我同龄,但是却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女生。在她确认了未来自己想做的是牙医的时候,我还处于“自己是应该要有一个目标,但是目标是什么呢?”的状态。她明确的目标不禁让我回家深思,我以后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问题。想了很久,我还是和大多数的中国孩子一样,决定从商。当我告诉了Aunty Jessica这个决定以后,Aunty Jessica也问过我我做出这个决定的理由以及我认为我在这方面的优势,即使她曾告诉我商业圈竞争十分激烈,要求的不仅仅是学业方面,同时还有交际能力以及实践能力。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还是下定决心,以后从商。同时也在Aunty Jessica的帮助下,对自己努力的方向有了更明确的目标,比如说,想要的分数,想去的大学。

在IB最后的半年中,因为我看清了自己应该努力的方向,所以我比之前更努力学习了。每天放学了就坐地铁进行补习,周末一般都会去图书馆刷题,从以前需要爸爸妈妈每天发视频来监督我,到后来我开始主动学习,这期间的变化,是大到自己都能感受到的。IB成绩最后下来时,虽然不像其他同学那样能拿到四十分以上,但相比过去的自己,有着很大的进步。

拿到成绩后的我,立马告诉了Aunty Jessica,并向她咨询申请大学的事情。Aunty Jessica细心的指导我,同时也对我选中的几所大学进行了分析比较,择出每个大学的商科在世界的排名情况,让我做出最终的决定。当时我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Program (IDP) 教育机构,他们作为中介帮我递交成绩以及申请澳洲的大学。IDP是澳大利亚教育国际开发署,在澳大利亚有着最大的国家教育推广服务的机构。IDP在新加坡和国内都有办事处,能帮学生免费申请五所澳大利亚本地的大学,他们会根据学生的成绩为学生建议相对应的大学及学科,并且会帮助学生与大学方面进行沟通。

由于在早前已经定下了想去的几间大学和所学专业,所以之后填写申请表格什么的都很顺利。大概等了两周时间,我收到了第一封录取通知书,是莫纳什大学来的offer,紧接着我又收到了悉尼大学、昆士兰大学、澳洲国立大学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拿着收到的所有offer,我和妈妈一起去见了一次Aunty Jessica,在这一次的交谈中,我再一次的陷入了苦恼。Aunty Jessica知道我一直以来的兴趣都是艺术方面的,譬如唱歌跳舞这一类的。因此她问我,以后确定从商的话,是要往哪一方面发展,然而我回答不出来。她说,如果你还是喜欢唱歌跳舞这一方面的,为什么不尝试着往其他方面发展?比如说,去学音乐舞蹈戏剧,可是父母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职业,他们希望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有一份稳当的工作就好了。因此,Aunty Jessica问我:“你有想过去当老师吗?”说真的,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职业,但转头想想,做老师何尝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呢?在十年级的时候,学校有为期一周的Work Experience的活动,而我就刚刚好被派去幼儿园实习。在幼儿园工作的那一周,我感受到了和国内完全不一样的教育体系,孩子们不会被安排过多的课程,每周只有一节中文课是必学,其余的时间,孩子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玩玩具、画画、看故事书等等……每天老师都会带孩子们进行室外活动,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接触大自然。因此,在实习的那一周里,我很少会看到有孩子不愿意来幼儿园上课,或者是整天要找爸爸妈妈的。同时,我也发现学生们会对身边一切好奇的事物进行提问,从而实现在玩中学,在学中玩的教学目标。虽然每天都会面对着精力充沛的孩子,虽然每时每刻都要看着孩子们的行为,可是那一周实习的日子,我没有感到一丝不快乐,因此我很快的接受了未来从事幼儿园和小学教育这条路。

接下来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投递大学申请表格之前,改专业,投成绩。因为Aunty Jessica和我说过,莫纳什大学的教育在世界排名靠前,有着良好的资源,所以在Aunty Jessica的推荐下加上自己的了解,我最后申请了莫纳什大学教育系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专业,并很快拿下了教育系的offer。

今年二月,我来到了墨尔本,开始了为期四年大学生活,大学生活和IB体系很相似,我们系是以平时作业来决定每学期的成绩,同时每个学期也都会有去学校实习的机会,在读大学以后,自己慢慢想清楚了以后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老师,所以从心理上、思想上都在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

人,常常会感觉到迷茫,感觉到无助。有时候需要的只是一个时机,这很可能会改变你的一生。在此,我很感谢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里,遇到了Aunty Jessica,在她的帮助与指点下,我看清了自己真正所喜欢,真正所想要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