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天(Peter),来自北京重点学校之一的景山中学,受文艺背景丰厚的父母影响,一直对表演充满兴趣,但国内教育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对艺术发展的追求,受曾在新加坡念书、今年刚入读UCL的表姐影响,加入了新加坡的“小留学生行列”,几经辗转,最终考上新加坡排名前五的圣约瑟国际学校,学业进步的同时,也慢慢克服了自己的内向腼腆,渐渐找到自己,逐步迈向成熟。用Peter的话来说,“相对于国内的应试教育,国外的教育更灵活,更注重于学生各方面的发展。我来新加坡学习,并不只是为了考上多么好的世界名牌大学,而是为了将自己的特长和兴趣爱好的潜力发挥到最大。”

大家好,我是来自北京的王乐天,我的英文名叫Peter。我现在就读于圣约瑟国际学校 (Saint Joseph’s Instituition International School)。

在来新加坡之前,我就读于北京景山学校,景山在北京是一所很出名的重点学校,我当时在班上的成绩也是中上等。因为父母都在文艺表演方面有造就,所以从小我就一直受到艺术的熏陶,也慢慢开始对表演产生兴趣。但我发现中国的教育对于戏剧、美术和音乐等艺术方面不是很注重,所以我在艺术方面的兴趣就无法得到发展。

因为表姐当时在新加坡读书,舅舅和舅妈就推荐我到这边来读书。在充分了解国外的教育之后,我发现国外的教育更注重全方面的发展,并且可以在9年级时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目进行深造。考虑到出国留学会对未来有更大的帮助,于是两年半之前我来到了新加坡,准备在新加坡开启新的学习旅程。刚来到新加坡时,我所遇到的困难跟大部分留学生遇到的问题一样,也就是语言交流的问题。好在这之前我就已经认识了益玲阿姨,于是到达的第三天,我就在益玲阿姨的建议下,开始历时3个月的英语突击补习。

我在新加坡这两年半的学习经历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改变”。短短的两年半之内,我换了三所学校。第一年,我在“华中国际学校”就读。第二年,我转到了“ISS国际学校”。就在今年7月19号,我进入了“圣约瑟国际学校”。那接下来,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这三所学校的经历与感受。

ISS International School

华中国际学校是一所本地国际学校。那里的新加坡学生数量占到了学生数量的50%,除此外从中国来的学生也很多。因为当时华中是一所比较热门的国际学校,于是在我突击完英语后,就去报考了华中,最后也顺利的考上了。

我本以为我的英语水平已经达到日常交流的水平,但在入学的第一天,我发现我基本上听不懂老师和同学们说话,在当时自己默默努力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情况慢慢地好转了。

但是,在我慢慢融入到这种全英文的生活环境中时,我发现了华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其中我最在意的一点是中国人太多而导致了下课后经常可以听到中文,而我有时也会下意识的用中文交流,再加上我当时的性格比较内向,不太敢与新加坡的学生交朋友,我就经常喜欢和中国学生呆在一起,这样的话就跟在中国上学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了,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英文想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就很会困难。还有一点,我发现华中并没有戏剧课,美术和音乐也只是用来放松的副科而已。于是,在华中读完了一年后,我就通过益玲阿姨的推荐,选择转学到ISS国际学校(初中部).

Hwa Chong International School

ISS国际学校是新加坡历史较悠久、获得三大课程认证的IB国际学校,在新加坡有两间校舍:Paterson校舍属小学和中学部,Preston校舍属高中部,ISS多年来保持其“具包容性和国际意识的小学校”的特色,可能很多人并不会注意到这所“小”学校,但我当时选择ISS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小,这样就有更多和老师同学交流的机会。而且它国际化,中国人少,外国人多,并且地处乌节路,上学放学很方便。在2016年8月15日,我开始了在ISS的学习,当时我还并没有意识到,从那往后的一年内,让我改变了很多。

ISS的教学是小班制,一个年级只有30多个学生。每个年级有三个班,两个主流班,还有一个英语第二语言补助班 (English second language support)。因为每个学生的英语水平不同,ISS就设立了英语水平 (phase) 系统,一共有分从1级到 English A (英语第一语言) 6个等级,3级及以下属于英语第二语言补助,4级及以上属于主流班,而我入学时的水平是3级,我就进入了语言补助班。当时班上算上我只有6个学生,两个中国人,两个日本人,一个菲律宾人还有一个沙特阿拉伯人。开始的几天我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敢说话,但在第一个星期过后,大家都混熟了,也就什么都敢说了,慢慢地,我开始认识同年级其他班上的同学,又慢慢地开始认识其他年级的同学。就这样,我和学校里的大部分人成为了朋友。那里感觉更像是一个大家庭,大家都很友好,并没有语言和种族之分,天天像是在和兄弟姐妹们一起上学、交流,很快的,经过半年的努力,我成功的达到了4级,升入了主流班。

这一年内,让我改变最大的就是我参加了学校排练的音乐剧“魔法黑森林” (Into The Woods)。ISS是我所上过的第一所开展戏剧课的学校。在戏剧课上,我们学习了很多表演的技巧,并且需要自己和组员们排出一个小剧。这正是我想学习的。而且,去年正巧学校开展了两年一度的公益音乐剧演出。我被老师选中去饰演“灰姑娘的王子”一角。经过半年的辛苦排练,终于在今年6月初,我们的音乐剧在外面的剧院里进行了3场演出后而圆满收工。这次表演经历,不仅让我学习到了很多很实用的舞台经验、发展了我的兴趣爱好、让我变得更加开朗,还让促进了我和老师同学们之间的感情,这让我觉得,这一年是我改变最多也是最有意义的一年。

Saint Joseph’s Instituition International school

虽然我对ISS的感情很深,但是人毕竟要继续向前走。经过益玲阿姨的推荐,我考上新加坡的重点国际学校“SJII”,3个月之前刚入学。相比较于ISS和华中,我更感觉这所学校像是前两所学校优点的结合体。

这个学校里虽然本地学生比较多,但它也比较国际化。学校允许说中文,但是平时大家都是用英文交流,中国人少之又少,会说中文的人也没几个,在这种环境的逼迫下,我的英语水平比之前提高了不少。在学习方面,学的知识相比较于ISS和华中来说要深一些,但总体来说学习压力并不大。学生们都会有足够的空闲时间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个学校的一大特点就是从9年级开始有两年的igcse课程,在这两年内学生们除了英语数学等必修课以外,可以选择自己想上的科目,同时舍弃一些科目,也就是从9年级开始就可以对未来的的职业方向进行初步的深造,而我自然是选择了戏剧啦。

总而言之,在这两年半的学习经历中,我能够很深刻地感受到国外教育和国内教育的不同。相对于国内的应试教育,国外的教育更灵活,更注重于学生各方面的发展。我来新加坡学习,并不只是为了考上多么好的世界名牌大学,而是为了将自己的特长和兴趣爱好的潜力发展到最大。这一路走来,多亏了益玲阿姨和ILC知识学堂的老师们的精心指导和关照,才让我取得了今天的成绩,再一次深深地感谢益玲阿姨的悉心栽培。